景年

狗带

礼猿花吐症
室长掉剑设定
新人初稿
OOC OOC OOC

宗像礼司的剑在白银之王毁掉石板的几分钟之前就落向了他的头顶。

他最后也没有等到伏见猿比古回来。

伏见见到被淡岛的佩剑刺穿心脏的宗像,怔住了。

他从来没有想过总是说着什么“王是不会累的”宗像礼司会这样死去。

也从来没有想过对他温柔如斯的宗像礼司会这样丢下他。

伏见被道反扶上车,旁边的医护人员早已准备好了。包扎时淡岛带着宗像上了车,把宗像放在离伏见不远的距离。伏见看着宗像的身体发呆。

伏见浑浑噩噩地回到宿舍,坐在他曾经与宗像缠绵的床上,抱着宗像睡过的枕头,好像宗像就在他怀里。

伏见仰面躺在床上,看着天花板,好像那里有他的心上人。

一夜未眠。

第二天伏见依然按时去上班,镇压那些有点儿躁动的队员。一切好像都没有发生过。

有一天伏见洗漱是时候不住地咳嗽,竟咳出几朵蓝色的小花。他知道自己得了什么病,花吐症,三个月内不和与自己两情相悦的人接吻就会死去的花吐症。

这下真要死在这里了。

我最后还是死在了宗像礼司手里。

特务队的队员们都感觉最近伏见的画风有些清奇,平常一遇到文件总会碎碎念的他,现在却能不说话就不说话,咳嗽的次数也越来越多。他现在看见道明寺的连环画(划掉)报告不会让他重新写一遍而是自己再写一遍;黑眼圈也愈发浓重。

只有伏见自己才知道为什么他那么拼命的工作。

他想让宗像礼司的scepter 4一直像从前一样。

三个月的时间不长不短,长到伏见咳出的花从盛开到枯萎,短到伏见的期望还没有完成。

伏见请了假,他一直坐在宗像礼司的坟墓旁。

他看着天空,笑着咳出大量枯萎的花朵。他好像看到了宗像礼司的身影,好像看到了宗像修长的手向他伸过来,好像听到宗像温柔的声音:“伏见君,我们一起回家吧。”

伏见笑着说:“室长,太迟了。”我等了你好久呢。

伏见蜷缩在宗像旁边,笑着,闭眼睡了过去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里是景年٩(๑❛ᴗ❛๑)۶渣渣新人,第一次写脑洞,感觉把伏西米写崩了呢(๑ŐдŐ)b

评论

热度(8)